脑科学协同创新中心 记忆再巩固机制研究取得新突破

       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、脑科学协同创新中心马兰教授研究组,对记忆机制历经4年多的研究发现,一种记忆形成后,通过回忆可激活脑内的β抑制因子神经通路,使记忆得以“再巩固”,而不是像以往经典理论所认为的,是激活G蛋白通路后,导致记忆“再巩固”。这一记忆再巩固的新假说,对长期以来被广泛认同的记忆再巩固的-G蛋白机理假说提出了挑战,该发现有助于阐明记忆长期存储的分子机制,并对新靶向药物研发有重要意义。国际权威期刊《美国科学院院刊》(PNAS)已发表了这一重要成果。

       据论文第一作者刘星副教授介绍,记忆是大脑内的一种重要功能和生理过程,记忆可分为获得、巩固、再巩固三个环节。目前的研究提示,一种已经获得并被巩固的记忆在被激活时(如看到蛇的图片,会回忆起被蛇咬时情景),肾上腺素受体等神经信号通路被激活,最终可导致记忆进一步强化,即再巩固。

       然而,长期以来,人们对记忆形成后,是如何再巩固的生物学机制一直不清楚。以往的研究发现,脑内的β-肾上腺素受体是参与记忆再巩固的关键受体之一,实验表明,在回忆一段已经形成的记忆时,如果阻断β-肾上腺素受体的激活,就能阻止记忆的再巩固而导致遗忘。经典理论认为,β-肾上腺素受体主要是通过激活G蛋白信号通路而发挥生理作用。因此,以往的记忆理论认为记忆再巩固是依赖β-肾上腺素受体下游-G蛋白信号通路的激活才得以实现,而这一理论被学术界广泛接受。

       据悉,记忆再巩固过程对记忆的持久保存、记忆的更新、甚至记忆的遗忘都至关重要。为了搞清楚记忆再巩固机制,四年来,刘星副教授、陶冶铮博士研究生等在马兰教授指导下,展开了艰辛的探索工作。实验中他们发现,如采用“偏向性拮抗剂”选择性地阻断β-肾上腺素受体-G蛋白通路的激活,小鼠记忆的再巩固并不受影响,而选择性地阻断、β-抑制因子信号通路时,小鼠的记忆再巩固反而遭到破坏,即产生遗忘。马兰研究组的这一工作表明,β-抑制因子偏向性β-肾上腺素受体信号通路的激活参与了记忆再巩固。

       马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人体内G蛋白偶联受体是重要的药物受体,目前市场上针对该受体的药物(如抗高血压、过敏、镇痛药物等)占40%以上。该成果对研发更有选择性的药物,比如针对β-抑制因子偏向性β-肾上腺素受体信号通路的药物,在记忆障碍相关疾病(如老年性痴呆等)防治中具有重要应用价值。

       据悉,该成果已经申请国家发明专利。

脑科学协同创新中心
电话:+86-021-54237813
邮箱:cbs@fudan.edu.cn
地址:上海市医学院路138号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

Copyright©2014 复旦大学版权所有